邂逅(系列文之三炎域篇)

时间:2019-3-18 16:22:41 作者:倾颜游戏网

  【墨竹时光】  邂逅(系列文之三炎域篇)热门sf

  每当我释放熊熊烈火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一个人,满天的火光划过天空的轨道交织成回忆的大网,我出不去,别人也进不来。

  我看着天火的热烈,看着它的升腾的高度,绽放最亮的光彩,然后在变成灰烬落下。踩着燃烧未尽的火点,就像我那一去不返的青春。只是亮着回忆的点点,抓不住,也回不来。指尖的香烟看着它的熄灭,烟灰缸中都是他们层层叠叠的尸体。空气中飘荡着未散的烟味,我只是想一个,想一个会在我抽烟的时候唠唠叨叨,霸气的直接抽掉掐灭的人。那只到胸口的高度有着最温暖的记忆。

  夜晚的风,带着阳台初开蔷薇的香味,调皮的钻进书房;若有而无的夹带点风铃的清脆声响。那四叶草的素笺是不是正在享受风的温柔。电脑的屏幕的光照到我的脸上,挂机的焚香顶着炎域的名称,一个天火的跃下收获满地的物品。

  满级的焚香仍旧挂着龙源,水榭的阁楼我总是怕湮灭我的火;还为等一个人。看着帮派中素笺的冒泡,等了十分钟,发过去一个询问。

  “开始副本,来不来”

  “来”

  这个小狐狸从第一次的偶遇一直带着。狐狸能刷什么副本,我脑子打满问号。所有当她发来询问能不能以后一起副本的时候,我看着她头上的素笺二字还有那圆溜溜的大眼睛,迟疑的打了个好。以后的副本之中,她的组队多了个叫炎域的焚香;贴心的自由组队,然后队长在转移给我。我的副本开始时间调整到她的出现。

  所有人都开始以为我们是一对。我看着我身后的小狐狸,那蓬松的毛色泛着点点银光,手腕一动;天火带着烈焰而下;我看见她眼中亮起了星星。她终究不是她,不管她多像她。

  那个她只会在我的身影印在她眼睛中的时候露出鄙视,一脸的嫌弃的表情。眼溜溜的眼睛中全是我自己的影子,占的满满的;翘着小嘴,粉嘟嘟水润的想让人尝一尝。的确,我尝了,然后获得了一巴掌,和满口的咸甜味。不是说血是生锈味么,那年我16岁的年头第一次尝到了血的其他味道。甜酥嫩滑,比拟上好的巧克力。放入心口的软甜,直接化开,随着心脏的跳动,被血液带到全身,都是满足。

  那年的邂逅,老天意外的恩赐;我感受到了什么是温暖,是家的感受。真的跟老师说的一样,暖暖的,一盏灯亮,一抹黄色,我知道有人一直在等我。就像我在等着素笺的来到,数着她的相似透过去看着另外一个人。有时候会遗憾,为什么素笺会是狐狸,是焚香多好。就想当初她玩的女焚香一样。

  “你为什么会叫素笺”我问着素笺,随手甩掉刃上不存在的血。此刻我知道这个姿势帅极了。当年为了迷倒她,硬深深看着五个小时就为找出这么丑的焚香哪里最帅。

  “素笺就是素笺啊,读书的时候放书里面好赏心悦目”

  小狐狸跑近,捡着爆出的物品,圆溜溜的眼睛上有一条红色的线,红的耀眼夺目。让我想起了那晚她嘴角的血。

  小巷,清风,花香,蔷薇。我骗她坐的士没带钱,已过12点的半夜,她穿着拖鞋从哪一抹黄色走出。踢踢塔塔,一步一步踏在我的心上,心跳的节奏跟着她步伐的改变。我的初吻,印在她的唇上。她有着火的温暖,也有着火的超大伤害。我就是那飞蛾,嘴角的疤痕,和舌尖的伤口,从未后悔过的视死如归。我和她的邂逅,来的毫无征兆,走的也悄然无声。

  我和她之间豪无言语的表面,不再联系结果。只是那天满地的书籍,和散落的四叶草做成的素笺默默的隐藏了一个说不出的秘密。素笺素笺,当年的一个现在悬挂在我的房口,风铃的叮叮当当,和游戏的素笺一起在我身边。

  游戏的素笺有着和她的相似,又有着名眼而见的不同。她们都有着软糯的声音,一副天生泛滥的好心肠。小狐狸带着人刷多人塔的执着,深深的震撼着我的心;那么多的怪你是想一个个的打到什么时候啊。那仰着头看着我的倔强,直接射中内心的触动的不安。你什么时候才会对别人说不,就像她从来不会拒绝他人的请求;然后在一个人倔强的抗下所有的苦。素笺能不能别让我在看见她,能不能别在你转身的瞬间流露出她的影子,能别用你那哀怨的眼神告诉我,你不是她。

  你不是她, 我对自己说,她从来只会笑啊。你们终是不同。

  万人婚礼的到来,饮鸩的直白让我震惊。这个手法好,玩的开的妹子会找我,我自恋了。可是一句素笺让我呆了。

  所有人的以为我和素笺一对,到现在的清杭的进攻。我无视了,我想过如果素笺找我结婚我会答应,可是她没有。我没问,她没说。那是默契还是错过,就跟当年一样。从饮鸩的八卦态度中我闻出了醋味的不甘;不甘什么貌似有好大个八卦。我看着在我前面穿做暴露,满是性感味的破军妹子,扒还是不扒。超大的武器闪着噬人的光芒,算啦。小命要紧,不扒。

  “饮鸩,每个人都会选择,素笺只是选择了她想要选择的。你没必要给我鸣不平”

  “可是你们前一段时间算神马,出双入队别说是只是暧昧,你不是那样的人”

  “只是副本吧。素笺和我一起副本,我只是透过她看一个人。”

  “一个人谁”

  “一个从来没来到,也没交集的人。”

  “素笺”

  “是或非是”

  “那素笺现在找你结婚,你会答应么。我是说她没答应清杭前”

  “会吧”

  “神马是会吧,会就是会,不会就是不会。那有那么多的吧。那不是是一个人找你结婚你就会答应”

  “呵呵,这个也许”

  “咦。你怎么自己捡东西啊,仙裔召唤出来捡啊”

  “没有啊”

  “没有哦~~~”

  万人婚礼的过后,从前的一群群人变成了一对对。素笺跟了清杭,瞬间单了三个人。我,饮鸠,惊弦。看见惊弦的形影单只,我感受到了一个词叫同病相怜。看着饮鸩和惊弦的打闹,甜蜜的牙疼。有点落寞的加入其中。

  “炎域,你还没孩子捡东西吧”

  “恩。没”

  “那我们结吧。我不要你负责,各自生娃,完事就拜拜”

  “不错,可以”

  我和饮鸩的三言两语惊呆了惊弦。一个鬼厉,一个碧瑶,半点不像婚礼的现场。比起素笺和清杭的婚礼,冷清的不是一点半点,唯一的红色只是惊弦的时装。

  “谢谢老公”

  “恩啊。没事咧媳妇,人家想看破军宝宝”

  “好咧,我们去生哦”

  YY中饮鸩和惊弦的日常恩爱,顿时让我牙疼。结婚的是我,怎么感觉是代孕的小三。哎,能不能生个女焚香宝宝啊。

  游戏中素笺顶着清杭的白雪公主的称号从我面前跑过,我们的邂逅只是相似而已。我未问你未说,看着你素笺身后的清杭,我想你应该会比我幸福。

上一篇:一些任务知识看你了解多少?副本详细介绍 下一篇:谢谢,赠我一场年华无伤的美梦